丹斯克银行(Danske Bank)分析人士认为,自今年年初以来,欧元区经济一直以两种截然不同的速度增长——服务业增长快速和制造业增长疲软,但9月服务业活动明显放缓,服务业PMI从8月的53.5降至52.0,为今年首次。

核心要点

这种放缓是在新业务不断恶化的背景下出现的,这进一步意味着,服务业的新招聘规模也在缩减。因此,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,制造业的萎靡已经开始向服务业传导,但由于我们的增长跟踪器的国内需求指标仍处于良好状态,一种严重的综合症尚未出现。

欧元区的零号病人仍然是德国,许多经济学家(包括马里奥•德拉吉(Mario Draghi))正在鼓励德国通过加大财政宽松力度来开始复苏。